比利时进口巧克力产自河北农村 进入多家著名电商

0 Comments

记者来到河北省承德市兴隆镇,看到一家为嘉琳宝公司代工生产巧克力的厂子大门紧闭

嘉琳宝公司找工厂生产 在亚马逊等电商销售 遭起诉后被判三倍赔偿 目前产品已陆续下架

刘先生花58800元购买了北京嘉琳宝公司销售的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1200盒,买后发现上当。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认定商家消费欺诈,判三倍赔偿。

《法制晚报》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所谓的比利时进口巧克力其实是在河北省兴隆县小东区村生产的。此前,这种巧克力堂而皇之地进入京东商城、聚美优品、一号店、拉手网等多家电商平台进行销售。

2014年3月25日、26日,市民刘先生通过亚马逊网站先后两次购买了北京嘉琳宝公司销售的“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1200盒,一共花了58800元。“买巧克力是为了给职工发福利。但他们在食用后身体出现了不适。”刘先生说。

这时他才注意到,虽然嘉琳宝公司在网上宣称卖的是“纯正比利时进口巧克力”,但包装上没有标注生产日期、净含量、营养成分和厂家的联系方式等信息。感觉不对劲的刘先生派人向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咨询,得到对方的回复称,查不到北京嘉琳宝公司生产食品的相关信息。

随后,刘先生多次联系嘉琳宝公司未果。他一怒之下到朝阳区法院起诉了嘉琳宝公司和亚马逊网站,要求对方退款并作出赔偿。法院开庭当日,嘉琳宝公司的人员没有到庭应诉。亚马逊公司在庭上辩称,嘉琳宝公司是在电商平台销售的第三方卖家,商铺进驻时,亚马逊已经做了资质审查,且事件发生后亚马逊网站已将涉及的商品下架,因此不同意刘先生的诉讼请求。

2015年10月,朝阳区法院一审宣判。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刘先生提交的证据,可以认定嘉琳宝公司存在欺诈行为。

根据法律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接受服务价格的三倍。因此,嘉琳宝公司应按照其销售商品价格的三倍向刘先生支付赔偿金。

法律还规定,网络销售平台明知或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应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亚马逊公司可以提供销售者的真实姓名,且无证据证明其明知或应知销售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而没有采取必要措施,故刘先生要求亚马逊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难以支持。

法院同时认为,事发后亚马逊公司可以冻结商品货款,但未能采取必要的措施,致使购物款进入嘉琳宝公司账户,故其应当就应返还的购物货款,承担连带责任。最终,法院判决亚马逊公司、嘉琳宝公司退还刘先生商品价款58800元,嘉琳宝公司赔偿刘先生176400元。一审判决后,亚马逊公司和嘉琳宝公司均没有上诉。

以这起诉讼为线索,记者继续展开调查。刘先生遭遇消费欺诈后,不但起诉索赔还报了警。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经侦大队进行了调查。记者从大兴警方了解到,报警的不仅有刘先生,还有另一位消费者赵先生。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获悉,2014年5月8日,赵先生通过电商网站买了两盒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花了198元。但他收到的巧克力,包装上显示产地是比利时,生产地址却是北京市海淀区阜石路69号。

更让赵先生疑惑的是,包装上没有生产日期,产品与电商平台上宣传的“纯正比利时进口,零反式脂肪的纯手工巧克力”看上去差别非常大。他怀疑商家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于是报警。

警方随即展开调查,调查的结果是嘉琳宝公司相关人员尚不构成刑事立案的标准。但嘉琳宝公司法人代表夏宏洲在接受警方讯问时承认,该公司销售的所谓的“比利时DIY巧克力”,其实是他委托河北兴隆镇小东区的企业加工生产的,不是其宣传的“纯正比利时进口”。

夏宏洲向警方讲述了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的制作过程:其购买大块巧克力后,找厂家加工成小块巧克力,再进行包装对外销售。夏宏洲称,自己只知道加工企业负责人姓吴,其他的都不了解。夏宏洲的女友对警方称,夏宏洲负责进货、找加工点加工和发货,她与朋友负责网上销售与图片维护。

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的加工企业,分别是承德市宏洲食品厂、承德广利源食品制造有限公司。记者前往承德进行调查。承德市兴隆县兴隆镇小东区村,紧邻兴隆县城,承德广利源食品制造有限公司就在小东区村委会斜对面。

但记者实地调查期间,广利源公司大门紧闭,多次敲门也没有回应。透过缝隙,记者发现厂房内空无一人。记者走访村委会及附近企业得知,广利源公司负责人正是夏宏洲所说的吴某——吴桂香。

附近一家不愿具名的企业负责人透露,吴桂香与夏宏洲业务来往密切。但他告诉记者,吴桂香的企业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不知道什么原因”。随后,记者又赶到另一家加工企业——兴隆县宏洲食品厂。该厂位于兴隆镇工业小区北区,工业区内有大小食品加工企业数十家。

营业执照显示,兴隆县宏洲食品厂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夏志成。兴隆镇北区工业小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及附近多家企业负责人证实,夏宏洲为这家食品厂的实际负责人,夏志成与夏宏洲为父子关系。但兴隆县宏洲食品厂的营业执照,已于2013年8月30日吊销。宏洲食品厂如今也是大门紧闭,记者多次敲门,里面无人应答。

记者走访附近企业获知,2012年兴隆县进行产业整合,121家企业经过整合、重组、改造、提升后仅剩70余家,宏洲食品厂所在的北区工业园,由原来的71家企业锐减为27家,宏洲食品厂正是在此期间被整合关停。

“夏宏洲这个人,欠别人不少钱,经常有人来追债。”当地一家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后来听说夏去北京经商,具体做什么不清楚。

“他还欠我一万多块钱呢!”该人说,他打夏宏洲电话夏经常不接,有时候打通了他也不肯还债。

另外一家企业负责人透露:“偶尔能看到夏宏洲本人开车回来,前段时间晚上有工人进进出出。”

记者之后联系到当地一位物流转运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兴隆镇北区工业小区以前小企业非常多,主要是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别说巧克力,不管你想要什么产品,只要你有原材料,都可以加工出来”。

听法晚记者介绍了夏宏洲在当地加工巧克力却宣称产地为比利时的事情,他说,“这样的方式原来在我们这儿有很多,不少企业都这样做。巧克力的原材料运到企业后,经过加工,根据需求‘化妆’,然后批量运往北京或其他大城市。”他告诉记者,最近几年当地政府强制整合,这种情况已经规范了很多。

虽然嘉琳宝公司销售的“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遍及众多知名电商网站,但这家公司以及这家公司的人,却难寻其踪。

日前记者多次致电夏宏洲,但均无人接听。刘先生起诉嘉琳宝公司一案的承办法官告诉记者,案件审理期间,夏宏洲只接过法官一次电话,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法晚记者梳理发现,嘉琳宝公司在多家电商平台登记的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阜石路69号。这是锦绣大地批发市场的门牌号码。接受警方讯问时,夏宏洲称自己曾在锦绣大地有商铺,编号是3LD009。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客服中心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锦绣大地的商铺从来没有过“3LD009”这样的编号。

嘉琳宝公司注册地址为怀柔区凤翔东大街9号A座311室。但记者到该地址探访发现,办公室房门紧闭,记者多次敲门无人回应,楼层内的其他公司人员均表示没听说过嘉琳宝公司在此办公。

记者从北京市工商局了解到,嘉琳宝公司为2012年3月成立的自然人独资公司,股东为夏宏洲,目前公司仍是正常开业状态。该公司经营范围并不包括销售食品。

刘先生购买巧克力后,嘉琳宝公司曾给他开了发票,开票单位为北京华夏楚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查这是一家IT公司。华夏楚天公司人员明确表示,该公司和嘉琳宝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嘉琳宝公司向刘先生提供的发票上的华夏楚天公司印章,和其公司所持印章不一致。

承办法官向记者证实,其与夏宏洲唯一一次通话就是核实发票的问题。夏宏洲当时承认,因为刘先生要发票,他就买了发票给他,嘉琳宝公司与华夏楚天公司没有关系。

北京新发地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的冯先生,是一位多年从事糖果食品批发的老板。他透露,不少电商平台上所谓的纯正进口的高端巧克力,造假普遍。一般的操作模式是:商家先买来低廉的代可可脂巧克力块,然后委托加工企业制造,再编造浪漫诱人的品牌进行美化,然后购买包装盒、商标等——一个所谓的高端进口巧克力产品就面世了。

他说,业内有不少类商家冒充知名品牌,更多的是自己申请品牌,然后在网上以国内“代理商”的身份出现,因为主要是网上销售,留的地址一般都是假的。

据冯先生介绍,商家操作流程非常简单,制造和包装完全委托代工厂完成,商家只需租赁仓库存货,聘用网络维护人员更新页面就行了,从买原材料到销售商品,甚至可以完全不露面,全部通过网上交易。

“以前有不少人通过北京的几大批发市场买大块巧克力。近两年改网上买了。”他告诉记者,大块巧克力很便宜,多为代可可脂,一般每公斤50元左右,品质差,甚至每公斤20元就能买到。

法晚记者在阿里巴巴及中国巧克力交易网等电商交易平台查询发现,有很多销售代可可脂巧克力的商家。业内人士称,代可可脂就是用来做“进口巧克力”的主要原料。

可可脂是可可豆压榨出来的纯天然油脂,具备多种对人体有益成分。而代可可脂是价格昂贵的可可脂的代替物,是用其他植物油经过特殊氢化等工艺加工而成的油脂。

2013年7月,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发布《中国居民反式脂肪酸膳食摄入水平及其风险评估》,称巧克力糖果类反式脂肪酸平均含量最高,这主要是因为部分巧克力中使用了反式脂肪酸含量最高的原料——代可可脂。

国家营养师赵丽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代可可脂是反式脂肪酸的一种,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性。

名为比利时进口、实为河北兴隆县加工制作的珈琳宝巧克力,近年来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国内各大知名电商网站。夏宏洲接受警方讯问时承认,从2012年开始,珈琳宝纯手工DIY巧克力就开始在各大电商平台销售。

在网上,至今仍能找到“珈琳宝纯手工制作熊熊的爱巧克力礼盒”在京东商城的销售页面。其中的宣传很诱人:“纯手工制作仅59元享原价238元珈琳宝熊熊的爱巧克力礼盒!25颗炽热的心,25个闪光的爱情符号,让TA享受你的深爱,感受所有羡慕眼神的聚焦!”

销售页面显示,这款商品上架时间为2015年4月22日,但如今已下架。在网上,也还能找到聚美优品曾经销售“珈琳宝手工DIY巧克力勇敢告白”的销售页面,页面中宣称“比利时美味巧克力”、“比利时进口原料”,但之后商品已下架。

“珈琳宝心姿物语”与“珈琳宝玫瑰之恋”两款巧克力在拉手网的销售页面至今也还能在网上找到。销售页面显示,巧克力产自比利时,宣传语为:“珈琳宝巧克力一律采用高级原料制作,采用传统的纯手工的加工工艺……”但根据页面显示,商品已经下架。

在一号店销售页面,显示有包括玫瑰之恋、爱的幻境、爱的告白及唯一的爱等八款珈琳宝巧克力产品,上述产品均宣传是“精品手工DIY巧克力”,但目前商品均已下架。记者通过查询还发现,嘉琳宝公司也曾在淘宝上销售过珈琳宝巧克力。

在大多数电商平台上,无法看到珈琳宝巧克力的总销售量,但有的电商平台可以显示出某一产品在某一时段的销售量。如在京东团购销售的“珈琳宝恋之彩虹巧”,显示购买人数为230人,合计销售额11477元;“珈琳宝红唇玫瑰巧”共有349人团购,合计销售额17415元。

夏宏洲曾在接受警方讯问时陈述称,嘉琳宝公司的主要网络销售平台是亚马逊,不是其他电商。

对线日,《法制晚报》记者致电嘉琳宝公司网上公布的办公电线。一位不愿具名的女性工作人员接听了记者电话。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庄帅认为,问题主要出现在电商的非自营店领域,原因主要是商业模式有硬伤。在庄帅看来,技术手段无法监控假货问题,因为如果不控制后端供应链的仓储、配送,很难杜绝假货。

北京市工商局平谷分局黄益华曾撰文指出,从多起违法案例的调查结果看,电商领域违法行为主要集中在商品销售领域,主要原因是销售商家以及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发布的商品信息审查不严。

帕罗思中国电子行业研究中心资深专家吴东凯向《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假货屡禁不止的根源就是违法成本太低。“一旦出现问题,平台只是让商家下架处理,并没有太多惩处措施,而电商平台多半也不会为此负什么连带责任。”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